崔永元是如何“黑化”的?

崔永元是如何“黑化”的?

龙应台在《目送》这本书的一篇叫做 《(不)相信》的文章中这样描述:

曾经相信过历史,后来知道,原来历史的一半是编造。

曾经相信过爱情,后来知道,原来爱情必须转化为亲情才可能持久。

信任,曾经是一种很优秀的民族传统,在近代也有过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时候,只是现在,大家对于信任的感觉恐怕已经迷失很久了。向往而终将不可得。

随着年龄的增长,总有一些相信会被背叛,总有一些信任会打脸,打得很疼。如果继续信任,我们不知道是否能承受这种代价?

最近崔永元手撕娱乐圈大腕的新闻持续发酵,我们在看着各路言论此起彼伏的同时,也不禁疑惑,崔永元,你为何这么用力,难道真的是人到中年,不甘寂寞,想要再次回到公众视野?小编好好地梳理了一下事情的始末,发现崔永元是有很多委屈的:

1. 曾经的他是信任别人的:年少成名,哥们义气

在采访中,崔永元描述:

在2003年,他们拍了一部《手机》,狠狠地侮辱了我。他们当时要拍电影的时候,请我去了冯小刚家,徐帆老师亲手给我们包了饺子,吃完饭以后,我和冯小刚还有刘震云谈《手机》电影,冯小刚说服我,让我演,一个是我不会演电影,第二,电视台也不允许,我给谢绝了,但是我还是帮他们出了很多主意。因为他想拍个喜剧,我觉得这些方面我是擅长的。

到了临上映前一周,我和冯小刚、徐帆在一起吃饭,我说怎么样?他说拍得特别好,你就等着看,我就看到了那么个电影。现实生活中是因为我病了,换了和晶来替我主持。电影里就变成了因为跟范冰冰有了这种暧昧关系,所以把这个位置让给了她。有这么流氓的吗?所以我非常难受,但是那个时候不像现在这样有自媒体有什么,你第一时间就可以说了,那时候可能只能(接受采访)这样说,很多报纸根本不采访就胡写,反正怎么热闹怎么来,对我伤害特别大,包括我的妻子、女儿都受到特别大的伤害。

《手机》里的男主角严守一,被认为是以崔永元为原型的。无论是严守一的人设还是故事情节,都和当年的崔永元高度雷同。看过《手机》的观众,只要以前看过崔永元节目的,都会不自觉地跟《实话实说》还有崔永元的电视主持联系到一块儿。

这件事给崔永元本人及其家庭带来了持续的负面影响,可之后无论冯小刚还是刘震云,都坚决否认这电影跟崔永元有任何牵连。

这就很吊诡了,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我们看腾讯那段采访崔永元的视频的时候,会觉得,是冯小刚等人事先有预谋的请崔永元去吃饺子,而崔永元对之后的谋划毫不知情,所以把自己的经历当做预谋的素材,毫无保留地和盘托出。在整个事件对崔永元造成无法挽回的负面影响的时候,冯小刚等人出于利益的目的,对当事人的权益选择无视,并极力忽略,甚至选择掩盖事实真相,这种置朋友的信任于不顾的做法,就是一种背叛。

2. 他渐渐失去了信任别人的能力:哀求无力,原谅不被感恩

我们来看一看崔永元从这次事件中受到的损失:他得了抑郁症,并试图在事后找一个说法,可是所有人都觉得他小题大做。

冯小刚:我们就是跟小崔开个玩笑,他自己不上道。

崔永元:《手机2》开拍,自己和刘震云有过交流,对方还冷嘲热讽说不叫《手机》叫《朋友圈》了,结果没隔两天《手机2》海报出来了。

如果这样的事情也可以被拿来开玩笑,试问有几个人愿意把自己的隐私当成影视作品拿来公之于众去调侃和消费?

3. 他不再信任别人:怒怼伤害他的那些人

关于诉求,崔永元表示不会接受他们的道歉,“我觉得什么时候我出够了气,我就把那些微博一删,就算结束了,现在正在兴头上。”

一个公众名人尚且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来为自己求得正义,何况是普通人?

每个人都是有尊严的,人活着有时候为的就是一口气,当别人一次次损害了你的尊严后,你还会选择原谅他吗?

也许生活中的我们,遇到这种困境会选择妥协,选择息事宁人,选择爱惜羽毛,但我们永远应该为选择反击的人鼓掌。

4. 我选择信任,并不代表能接受你的肆意伤害和愚弄

曾经,崔永元是网络暴力的受害者,如今受害者采取同样的方式发泄心中的不满。他曾尝试沟通过、原谅过,最终却不得不以这样激烈的方式去面对再度袭来的噩梦。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和无奈,令人感到沉重。

信任表示我们愿意显露脆弱,愿意冒险认定别人不会伤害我们,当我们信任一个人时,也就是让自己展现出脆弱的一面,因为我对于对方的行为抱持正面期待。

我们不仅期待所信任的人不会伤害自己(即使无力掌控对方行为),更认为对方会帮自己一把(即使无法提醒对方)。我们期待自己信任的人会维护我们,或者最起码,不会做出伤害我们的事情。

经历背叛后,我们的道德观、是非观可能会被打破:这样的事居然没有受到惩罚、居然有很多人支持,竟然有很多人无谓正义、只往有利益的一边走。我们会怀疑自己之前的道德观是错的。而这个时候是需要我们下定决心的:如果对方是善意的,我们可以选择宽容对方并放下这件事;如果对方不知悔改仍然肆意伤害,那么我们就可以做出正当有力的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