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wong Wah

Kwong Wah

邻居指华妇(中)的行为,对周围居民造成困扰。
邻居指华妇(中)的行为,对周围居民造成困扰。

独家报道:黄皆善

(槟城28日讯)一名妇女常闹称指责邻居非法囚禁及虐打他人,甚至怀疑自己其中一名儿子也被邻居囚禁,不过一众邻居都反驳其莫须有的指控外,还打算联合向警方报案。

疑儿子也被囚禁

这名居住在槟岛红灯角组屋的61岁徐氏妇女,联络上《光华日报》,指怀疑邻居囚禁及虐待他人,甚至怀疑她的一名儿子亦被囚禁在红灯角组屋12楼的住家单位里。她也指多番向警方及各单位投报仍无下文,所以才找媒体介入,以揭发事件。

不过,本报记者在采访跟进时,当地组屋居民齐反驳她的指控,反指她的行为已对当地人的生活起居造成困扰。此外,本报记者要求她出示报案纸时,她无法展示报案纸给记者。据徐氏向记者声称,她每晚至凌晨时分,会听见邻居大声喊骂,之后便听见有人哭泣声,因此她怀疑邻居非法囚禁及虐待他人。

- Advertisement -

她指出,每个半夜时分她都会在走廊处敲打大锅,以惊吓虐打者停止虐打被囚者。她甚至说,邻居很狡猾,每次她准备揭发事件时,都会提早移走被囚者,即便她向警方报警后,警方也掌握不了证据便不了了之。

居民杨小蓉:敲锅踢门 街坊起居受骚扰

杨小蓉:徐氏说的都是莫须有指控。
杨小蓉:徐氏说的都是莫须有指控。

无论如何,对于她的说法,该楼层居民代表杨小蓉(55岁,小贩)反驳其说法,大家都怀疑她有面对精神问题,起初还体谅其病情,曾有意帮助她,甚至还买饭给她,岂料她变本加厉,每晚在大家的家门外敲打不锈钢锅和踢家门,甚至还口出秽语辱骂街坊,严重影响大家的生活起居并造成困扰。

杨小蓉也说,她的指责都没根据,也严重诬蔑当地人的声誉,所以目前大家打算收集签名后,联合向警方报案,希望获警方介入调解。杨小蓉也希望透过本报的报道,呼吁对方的家属在新闻见报后,带她去寻求治疗,以还大家一个清静的住家环境。

徐氏妇女除了骚扰居民的生活,也接连地在没有理由下赶走自己的租户。

徐氏妇女住在7楼,其母亲住在12楼,自其母亲去世后,她将12楼出租给一户印裔家庭,但在出租合约尚未到期,便将印裔一家赶走,后来再出租予一对老夫妇,当老夫妇刚搬进家里不久后,便再次被赶出去,之后便一直住在该单位,并开始制造骚扰予街坊。

杨小蓉告诉记者,在该组屋居住已有40年之久,一直都相安无事,自徐氏于2年前从7楼搬上至12楼后,便开始制造问题。据了解,徐氏膝下有2名儿子及一名女儿,邻居仅知道其女儿在吉隆坡工作,其余的背景并不甚了解。

杨小蓉也透露,有一次徐氏辱骂一名失业男子起口角后,她被该男子推开跌倒,伤及双手手臂,岂知她后来称手臂的伤是要救出被囚人士而被邻居弄伤,令大家哭笑不得。“她甚至去报警,结果警员前来勘察环境后,没有做进一步行动,毕竟并没有发生任何事件。”

妇女见人就辱骂

居民连伟胜(26岁,理发师)指出,徐氏常胡思乱想,指邻居居心叵测。

他说,徐氏每天凌晨3时,都会坐在其家门外,看见任何人都会辱骂一番,部分居民早已见怪不怪。

指背包藏大剪刀

- Advertisement -

据一名年迈的居民说,她发现妇女的背包里藏有一把大剪刀,远远看见妇女出现后便拔腿就跑,深怕对大家不利。

视频为邻居拍摄下徐氏妇女凌晨的怪异行为,扰人清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