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wong Wah

Kwong Wah

槟宗联委向州政府澄清,索回爱情巷名英词产业,不是争锋相对,而是它本来就属于名英词产业,要给槟宗联委100多个宗祠及华社一个交代。
槟宗联委向州政府澄清,索回爱情巷名英词产业,不是争锋相对,而是它本来就属于名英词产业,要给槟宗联委100多个宗祠及华社一个交代。

(槟城23日讯)槟州个姓氏宗联委澄清,向州政府索取爱情巷名英祠产业,不是针锋相对,也不是无理取闹,因为这本就属名英祠产业,要给槟宗联委100多个宗祠及华社一个交代!

自2003年起接管名英祠的槟宗联委(槟州各姓氏宗联委简称)主席张威如等执委,今日上午召开记者会,针对槟州首长林冠英及其政治秘书黄汉伟昨天针对槟州庙会及名英祠爱情巷产业的言论,做出回应。

出席者包括前名英祠主席拿督叶谋通、执委许开景、林民利、杨清辉、林春煌、吴美灶、曾志京、王连成、苏汉秋、陈天益、彭伟明、黄明舜、曾楚彬、郭素岑等。

针对林冠英指至今还没收到2017年槟州庙会账目报告,张威如说,庙会主办当局宗联委今年3月开始就已准备好账目,多次通过书信、电话到最后联络黄汉伟,要求安排会见林冠英,可是对方都不接见他们。

他说,当时根据黄汉伟的说法是,首长非常忙碌,然而宗联委从报章上看到,首长常出席各种大小活动及宴会,却连一个代表几十个姓氏组织的槟宗联委都不肯见。“这种情形令人想到从前封建年代仿佛又回来,老百姓想要谒见天子,只能苦苦在路旁等待天子路过的凄苦情况”。

- Advertisement -

质疑庙会开销流到灯会

堂堂大型槟州庙会,州政府只给60万令吉,另一厢由黄伟益搞的灯会却慷慨给40万令吉,宗联委质疑没法付的庙会开销都流到灯会那边?

针对林冠英指今年庙会,槟政府拨款高达60万令吉是史上最高一次,但却还要给人“指指点点”,张威如提醒林冠英可能贵人事忙,很多事都忘得一干二净。他说,槟州庙会向来都由槟政府提供经济资助。黄伟益国会议员于2015年及2016年接办槟州庙会时,槟政府每次都提供80万令吉以上的经费资助。

“今年,承接单位槟宗联委只拿到州政府拨出的60万令吉,我们还是将庙会办得有声有色,获各方赞扬和肯定。在这方面,州政府是否该给宗联委一个肯定和褒扬?”

“况且,州政府至今还拖欠宗联委7万4000令吉经费,这笔费用是当初州政府答应我们用来拨给22家宗祠协办单位的,搞到最后必需由宗联委自行负责。”

张威如说,槟州政府当时给予的理由是钱不够用,然而今年庙会黄伟益突然插手进来搞一个灯会,州政府却大力赞助40万令吉。他强调,槟宗联委一致决定,明年不管槟州政府有没有拨款支助,都会继续办庙会。

张威如:静待州政府佳音

张威如提醒林冠英,去年他和其它宗联委代表在光大首长办公室会见他时,曹观友行政议员当着首长面前说,槟州政府单位已审核爱情巷名英祠产业的索取申请,就等林冠英的签名。

他说,当时在场者还有黄汉伟及黄伟益等人。“我记得当时,林冠英说,‘这不是免费的’。宗联委代表向首长建议是否可以象征式缴付1令吉税务费。林冠英笑笑,没说必缴还拖欠的税务”。

他也说,去年宗联委与林冠英会面商讨槟州庙会7万4000令吉去向时,林冠英基于州政府的账目已总结,建议7万多令吉拨款不用提了,并愿缴还爱情巷名英祠产业,宗联委当下接纳这条件。

“可是如今林冠英却要我们耐心等下去,很多执委都已等到头发斑白,相继离开人间,像宗联委发起人谢志骅最近离世前都在牵挂该产业,我们要协助谢志骅完成等先人遗愿,把产业拿回来。”

他强调,今天之后宗联委不会再发表声明,一切只静待州政府的佳音。他也澄清,槟宗联委昨日拜访槟州华人大会堂,并非寻求华堂支持他们向槟政府索回产业,而是感谢华堂仗义支持他们争取庙会主办权讲话。

郭素岑:信托人失联  才没缴付产业税

- Advertisement -

宗联委秘书郭素岑说,名英祠信托人至今仅剩一人,其他都已离世多年,也因为过去多年信托人都失去联络,所以才没缴付产业税,以致爱情巷名英祠建筑被政府充公。

她说,槟宗联委是在2003年接管名英祠,千辛万苦找到了最后一个信托人的家属,对方之后把名英祠属下产业交托给槟宗联委接管。为还原历史,宗联委在2012年开始与槟州政府讨论,并在2015年提交所有相关资料文件,向槟州政府申请接管爱情巷名英祠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