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wong Wah

Kwong Wah

署理会长杨翼图(左2起)与祝友成等翻阅报章报导,跟进外劳人头税「暴涨」新闻。
署理会长杨翼图(左2起)与祝友成等翻阅报章报导,跟进外劳人头税「暴涨」新闻。

(槟城2日讯)除了突如其来的外劳人头税 “暴涨”之外,工商界人士还要在今年下半年面对最低薪金制的调升。毫无疑问的,外劳人头税的“暴涨”和最低薪金的调升将使到国内工商界百上加斤,叫苦连天。

槟州中华总商会认为政府大幅度提高外劳人头税是操之过急之举。相关领域的外劳人头税一夜之间“暴涨”对国内中小型企业与中小型工业带来了非常大的冲击。在目前经济前景茫然之际,政府应该做出振兴经济的措施,包括适度的扶持中小型企业与中小型工业,而不是采取近乎“不近人情的手段来开源”。

祝友成:没时间适应

该会对于首相兼财政部长拿督斯里纳吉在上个月底提出修改与调整2016年财政预算案抱以正面态度看待。会长拿督斯里祝友成强调 :“该会认为财政预算案的修改是无可厚非的,毕竟整个经济环境的改变,充满着不可预测的变数,当局的确须要步步为营。”

他说,众所周知,政府当前面对国家财政入不敷出的困境,开源节流成为财政政策的主要考量或关键。“因此我们看到这项预算案修订包含不同的调控措施,从开拓财政收入,减少财政疏漏,释放市场资金,降低人民生活成本,提高投资等五个层面来应对。”

- Advertisement -

“整体而言,上述所提出的调控措施在当前的局势下固然无可厚非。然而,槟中总对于当局在没有任何预先警戒下,贸然的大幅度提高外劳人头税,让广大的工商界人士措手不及,根本没有时间来适应,对此,我们深感遗憾。”

他说,在新的人头税制度下,相关领域的外劳人头税一夜之间“暴涨”。他点出人头税“暴涨”4个后遗症,即(1)与低薪金国家包括柬埔寨、越南、缅甸相比,我国竞争力减弱、(2)商家可能因为人头税“暴涨”,将开销转嫁消费者、(3)可能造成雇主聘请非法外劳和(4)担心本地商家到低薪金国家投资。

他说,其实,自从马币汇率节节败退以来,国内各行各业已面对经商成本上升的困境。由于马币币值的滑落,外劳的收入无形中减少了25%至30%,很多雇主在过去一年来都必须额外的补贴,以便所聘用的外劳可以留下来安心工作,这无形中已经加重了雇主的负担。

伤害雇主及外劳利益

“大幅度提高外劳人头税将会近一步的伤害到雇主和外劳双方面的利益。我们担心如果局势进一步恶化,雇用外劳成本失控,那么或许将会造成非法外劳的重新出现,变成了另外一个社会问题。”

- Advertisement -

他认为,在当前的局势下,任何影响工商界的举措都应该局部与分段的进行,绝对不可以一刀切方式,在工商界毫无准备之下贸然进行。“同时,我们更要呼吁政府当局今后应该通过对话的机制和方式,加强与工商界交流,避免带来负面冲击。虽然当局有计划要鼓励工商界朝向自动化和机械化来取代劳力,然而,这还是处于纸上谈兵的阶段,尚未有具体的方向。”

吁当局搁置计划

槟中总认为政府不应该在目前市道低迷之际向中小型企业与中小型工业开刀,并呼吁当局搁置提高人头税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