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wong Wah

Kwong Wah

(槟城14日讯)邻里及巴刹摊格商人对“峇都茅1家4口惨遭枪杀”的嫌犯庄俊华向来都有不好印象,形容嫌犯为“不孝子”、“暴躁”、“邪恶”等,对他的负面观感强烈。

这起枪杀案是于周三凌晨2时45分许,在峇都茅文开小学后的一家宰鸡场发生。有吸食冰毒恶习的32岁男子庄俊华,疑为讨钱买毒品不遂后,与50岁的继父涂福春争吵,不料竟开枪杀死继父,接着再射杀生母陈素心(55岁)、弟弟庄华栋(28岁)及侄儿庄廷森(3岁)。较后,他开车从峇都茅逃到大山脚后,弃车而逃,下落不明。

基于警方仍在通缉这名拥枪嫌犯,因此有不少事发地点峇都茅的邻里感到紧张及害怕,担心嫌犯会再次返现场。庄华栋的遗孀陈妍君表示,她们一家人其实并不熟悉嫌犯,平时只有在见面时才会打招呼而已,但嫌犯暴躁也略有所闻。

一名不愿具名的邻里受访时指出,在还未发生这起意外前,当地邻居向来对嫌犯都是“不宜靠近”的态度,因为她知道嫌犯曾犯下多项犯罪罪案。“这么多案件缠身,那你说他这个人会好到哪里?”

她说,邻居们都会尽量与嫌犯保持距离,但嫌犯多数都没有待在家,都是在进进出出,很少在家帮忙。“如果要形容这个嫌犯,我会形容他是个‘不孝子’,因为每次回家不是掏钱就是吵架,对家里一点贡献都没有。”

- Advertisement -

她直言,宰鸡场老板死者涂福春是个好人,除了每天保持笑容对待邻居之余,在做生意上也不计较,而且老板也愿意养大死者陈素心的孩子。“这么好的一个老板及继父,竟然被自己养大的孩子给枪杀,嫌犯真的太残忍,太没有人性了。”

少年时期学坏加入黑社会

也有名邻居透露,嫌犯从少年时期开始便声名狼藉,虽然嫌犯在峇都茅闹事,但不时会听闻嫌犯在外头做许多坏事。

峇央峇鲁巴刹摊格一名小贩指出,很早以前就知道嫌犯踏入黑社会,并学坏及吸毒。“这个嫌犯的母亲阿心(陈素心)向来与我的丈夫比较近,所以都会听到不少阿心说出嫌犯的小故事。”

她说,就算阿心知道嫌犯进黑社会,但还是不断的帮助嫌犯,或许是爱子心切,所以很少把嫌犯的事告知大家。另外,有名小贩认为,嫌犯是有计划谋杀家人,因为身上有枪械是一个不寻常的行为。“一个人会变卖摩托车买枪,一定是有计划的,就像买刀杀鸡一样。这新闻可见嫌犯一定是很憎恨这家人,才会一个都不留。”

2年前与牛肉档老板员工打架

嫌犯在两年前与牛肉档老板员工持木材打架。

一名牛肉档老板阿尼法听到嫌犯的名字时,直接说嫌犯是个“可恶”及“情绪暴躁”的孩子,让他想起2年前嫌犯与他的员工发生的打架事故。他受访时指,其员工在停车场停下车后,再回着档口时,不小心肌肤接触到嫌犯,引起嫌犯的大怒,还手捧木材要打架。

“当时我的员工就逃跑,为了反抗两人都是各拿‘武器’对打,场面相当混乱,全部巴刹的小贩都看在眼里。”

他说,幸亏当时他与死者涂福春及陈素心在场,因此在努力拉开两人之下,才结束这场打架风波。他补充,虽然如此,但嫌犯近年来对他的态度算是良好,不时还会对他打招呼。

担心嫌犯返现场   员工不敢住宿舍

部分居住在现场外宿舍的外籍员工,因担心嫌犯回来而纷纷到友人家暂住,仅留下少数无处可去的外籍员工仍在宿舍逗留。

一位不愿具名的马来员工在案发当天受访时表示,本身很想离开宰鸡场,因为他担心嫌犯不知道会不会重返现场,见人就杀,因此不敢在宿舍睡觉。当记者在第一天向他询问详情时,他也不愿多说,仅表示不想惹祸上身,若被嫌犯寻仇,那对他而言就太不值得了。

相信是因为恐惧在员工之间蔓延开来,不少员工也在当晚离开员工宿舍,到其他友人住宿处暂住,直到事情较为平静为止。

过程中谢绝媒体采访   家属招魂表现平静

(槟城14日讯)惨案发生后隔日,庄家家属6人回到峇都茅案发现场招魂,其中死者庄华栋妻子陈妍君及1岁幼女是案件发生后,首次回到现场。家属在招魂仪式全程中表现平静,做完法事后便迅速离开现场。

死者陈素心女儿庄丽萍偕同3名子女在峇都眼东丧府打理事务后,和陈妍君母女共6人,在上午11时许于峇都茅宰鸡场的案发现场进行招魂仪式。一行人在11时40分许抵达现场,并于中午12时10分许,在道士带领下开始招魂仪式,并在12时35分许完成招魂仪式。家属在招魂过程中紧闭房门,谢绝媒体采访。

庄丽萍受询时指出,丧礼将使用火化仪式或土葬仪式,她则指出,目前还未决定陈素心、庄华栋及庄廷森是采取火葬或土葬仪式。同时,家属也仍未决定继父涂福春是否会和母亲的骨灰安置一起。“不过,我们因为情况不适合,所以明天不会出席uncle(涂福春)的举殡仪式。”

宰鸡场暂停业商家体谅

- Advertisement -

宰鸡场将暂停营业直到举殡仪式后,鸡贩及合作商家们们纷纷表示体谅,并将暂时与其他宰鸡场拿货。

该宰鸡场在惨案发生后,目前已停业2天。庄丽萍表示,家人会在周日举殡后,才决定是否继续营业。她说,目前已经吩咐工人告知鸡贩及合作商家们,这期间将暂停供应鸡只。

也是从事卖鸡行业的孙子李伟杰表示,家属担心自己没有能力承担宰鸡场的事业,因此也在犹豫是否继续经营下去,但无论如何,家属将会在办完身后事后才讨论宰鸡场未来。一名工人表示,鸡贩及合作商家们听闻宰鸡场将暂停营业多日后,纷纷表示体谅,并将暂时与其他宰鸡场拿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