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wong Wah

Kwong Wah

孙德拉慕接受本报专访时认为,有关当局应该将吸毒者送往戒毒所或改造所,而不是关进监牢。
孙德拉慕接受本报专访时认为,有关当局应该将吸毒者送往戒毒所或改造所,而不是关进监牢。

报道:张思倩

(槟城14日讯)“能杀死一名无辜孩子的嫌犯,显然已失去灵魂。”

理大社会科学系犯罪学副教授孙德拉慕迪博士抨击,峇都茅1家4口惨遭枪杀案的嫌犯狠心、残忍,认为警方一旦成功逮捕嫌犯并在掌握足够证据后,必须从速裁决,不应将案件展延多时,浪费人民纳税钱。

“嫌犯能杀死2岁孩童,证明已丧尽天良,一旦证据确凿,无需在拖延审判时间,应尽快判处该嫌犯。他已无法取得世人的原谅,只有上帝才能对付他。他能狠心杀死无辜孩子,显然已失去灵魂。”

峇都茅1家4口惨遭亲人枪杀事件震惊全国。
峇都茅1家4口惨遭亲人枪杀事件震惊全国。

孙德拉慕迪周四早针对这起轰动的命案,接受《光华日报》专访时说,如是指出。针对此案,他点出问题关键,指警方相信嫌犯在服毒后处于兴奋状态造案,这显示我国毒品泛滥,在管制方面出了问题。对此,他指毒品是全球性问题,是社会的挑战,问题并非局限于我国。

- Advertisement -

“毒品入侵全球各地,甚至我们都不知道是什么国籍的人将毒品带入我国。根据分析调查,进入我国的毒品是在重新包装后,再售卖给吸毒者。”

他说,一般上,毒贩都不晓得毒品真正的来源,而且也不认识幕后的大集团。毒贩只认识当中的1、2个中间人,毒贩将转售毒品视为一份职业。“依据我们的研究员所进行的研究报告显示,目前在我国监狱等着被问吊的被告过千人,其中占据最多的是毒贩。”

他认为,毒贩不应在1952年毒品法令第39(B)项条文下被提控,这对他们不公平。只有毒品集团操控者,才能在此条文下被提控。“当然毒贩罪刑不轻,但并不至于死刑,他们应面对其他最重刑罚,如终身监禁。”

他强调,涉及毒品利益的大集团,才是罪该万死,毒品泛滥应从三方着手,即供应、涉及毒品交易者和滥毒者。他认为,我国有必要重修检讨对付吸毒者的模式,不应以罪案来看待吸毒问题,反之应以康复问题看到吸毒问题。

他说,当局应将吸毒者送往戒毒所或改造所,而不是将他们送往监狱。一旦将他们送往监狱,他们就会在监狱认识到更多重犯,包括杀人犯、强奸犯、绑匪等,无形中就会在监狱建立“小群体”,互相交换犯罪情报。吸毒者一旦被保释外出,就会利用在狱中学习的一切制造社会罪案。

边界安检出现问题   我国成枪械中转站

孙德拉慕迪指,一个有犯罪欲望者,他们肯定有办法取得枪火,间接的枪击案就频发生,彰显人命无价。

他也说,我国成为枪火中转站,主要是边界安检问题,就比如进出马泰边界的交通工具,未必是100%被检测。

- Advertisement -

“一个有犯罪欲望的人,肯定有办法得到枪械,这导致枪击案频发生。面对枪火乱飞的时代,警方、政府、非政府组织和社会人士,皆有必要扮演一定的角色,解决问题。”

他说,社会罪案问题只能降低或受控,不可能是零罪案,而且一些枪击案的受害者本身就是涉及刑事活动,尤其是快速致富生意或一些仇恨。

“今天你涉及刑事活动,那么你就是下一个枪击案的受害者。”